媒体:中国新冠疫苗的“第一梯队”年产能将超5亿剂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崔笑天 北京报道

8月11日,俄罗斯高调宣布全球第一款新冠疫苗已获得国内卫生部许可并注册,该疫苗命名为“卫星V”,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当日透露,自己的女儿已经接种了这种疫苗,他还表示,疫苗已通过必要检验,能充分有效地发挥功能,稳定生成抗体。

此消息一经公布,引起轩然大波,学界质疑“卫星V”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因为这款疫苗不仅跳过了Ⅲ期临床试验直接获批,就连Ⅰ/Ⅱ期临床试验也仅纳入了76名受试者,且尚未公开发表任何临床试验数据。

疫苗专家陶黎纳(疫苗与科学)则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俄罗斯“卫星V”跳过Ⅲ期临床直接注册上市,主要会降低疫苗有效性的把握度,对于安全性不会有太大影响。“但是在目前的紧急状态下,在我看来是可以接受。”

实际上,全球多款疫苗的研发进度均快于俄罗斯的“卫星V”,只不过它们都在进行严谨的Ⅲ期临床试验。根据世卫组织及国内公布的最新数据,全球已有7款疫苗进入Ⅲ期临床,其中4款来自中国,1款来自美国,1款来自英国,还有1款由德国生物公司BioNTech和美国辉瑞制药合作研发。

中国新冠疫苗何时问世?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表示,疫苗Ⅲ期临床试验结果可能将在第四季度出炉,尽管有疫情严重国家“紧急接种”,但以中国现在的防控态势,可以不要太过焦虑,拭目以待疫苗Ⅲ期临床研究结果。

中国“第一梯队”领跑,年产能超5亿剂

疫苗的临床试验共分为三期,Ⅰ期人数较少,重点考察疫苗的安全性,并确定安全剂量;Ⅱ期人数稍多,重点考察疫苗能否顺利诱导出抗体;Ⅲ期临床试验是疫苗上市前的“最后一关”,也是最重要的环节,要确定疫苗真正的预防效果。

目前,中国4款进入Ⅲ期临床的疫苗分别是:1款腺病毒载体疫苗(Ad5-nCoV),由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下称“康希诺”)与军事科学院陈薇团队合作研发;3款灭活疫苗,分别由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中国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以下合称“中国生物”)、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科兴中维”)参与研发。

中国的腺病毒载体疫苗与俄罗斯的“卫星V”属于同一技术路线。不过,无论从临床试验的时间、规模、数据来看,都比俄罗斯目前披露的要严谨太多。

中国的腺病毒载体疫苗于今年3月进入Ⅰ期临床,共招募108名受试者,4月进入Ⅱ期临床,共招募508名受试者。两次临床试验的数据均发表于顶级学术期刊《柳叶刀》上,结果显示,在接种28天内,疫苗不仅能在大部分受试者体内产生新冠病毒中和抗体,而且能诱导发生细胞免疫,这意味疫苗能提供“双重保护”。

另外3款灭活疫苗的Ⅲ期临床试验则要更早一些。7月中旬,国药集团中国生物的2款疫苗在阿联酋启动Ⅲ期临床,预计纳入1.5万名受试者;7月21日,科兴中维的疫苗在巴西启动Ⅲ期临床,拟招募9000名受试者。巴西圣保罗州长多利亚预计,初步结果将在90天内揭晓。

陶黎纳向本报记者乐观预计,“10月底或者11月底,我们或将用上首批新冠疫苗”。他给出了推断的过程:“灭活疫苗要打两针,如果这三款灭活疫苗能够尽快募集到所有的志愿者,在7月底前完成首针注射,8月底前完成第二针注射,9月底就能观察到明显的效果,初步计算疫苗的保护率。10月上中旬发布初步结果,10月下旬就可以附条件上市,或者获批大规模的应急使用。”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疫苗均在同时加紧厂房建设,以应对未来的大规模生产,保证新冠灭活疫苗的可及性。7月23日,工信部新闻发言人黄利斌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我国现有13家企业陆续开展了新冠肺炎疫苗产能建设,其中9家企业已经获批开展临床试验。工信部将加强生产调度,推动加快产能建设,组织开展产业链供需对接。

一个初步的数据是,康希诺疫苗生产车间在建,预计年产能将达到2亿剂;科兴中维疫苗生产车间也在建,选址在北京大兴生物医药园,预计7月份可以投入试生产,年产能达1亿剂;中国生物北京与武汉两地的生产车间已建成,共计年产能达2亿剂以上。也就是说,中国新冠疫苗的“第一梯队”,年产能将在5亿剂以上。

此前,有研究表明,新冠康复患者体内的抗体水平并不稳定,约在出现症状后的一个月到达顶峰,随后缓慢下降。有观点认为这或会影响新冠疫苗的长期保护能力。对此,陶黎纳表示,人体的免疫机制分为体液免疫(即抗体)与细胞免疫。一方面,抗体是阴性,但是细胞免疫可能还在,这是一个不确定因素;另一方面,不能笼统地说疫苗产生的抗体水平就一定等于或低于自然感染产生的抗体水平,虽然大多数情况下是这样,但是也有很多特例,比如宫颈癌疫苗,“所以还是要突破这个思维框架。”

“第二梯队”主要承接国外技术,进展较慢

全球公认的五种新冠疫苗设计路线为:核酸疫苗(包括mRNA疫苗、DNA疫苗)、重组基因工程(蛋白重组)疫苗、灭活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和腺病毒载体疫苗。

国内灭活疫苗进展最快,英美两国则稍有不同,以新型技术mRNA疫苗、DNA疫苗与腺病毒载体疫苗为主。进入Ⅲ期临床试验的疫苗分别是:2款mRNA疫苗,分别是美国生物公司Moderna的mRNA-1273、德国生物公司BioNTech与美制药巨头辉瑞合作研发的BNT162;1款腺病毒载体疫苗,由牛津大学詹纳研究所与阿斯利康合作研发的AZD1222。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1款mRNA疫苗,1款腺病毒载体疫苗,均有中国公司“接棒”,获得该疫苗在中国的独家开发、商业化经营许可。他们被视为国内的“第二梯队”,亦获得广泛关注。

8月6日,康泰生物发布公告,宣布与阿斯利康签署《约束性交易条款清单》的公告。公告显示,康泰生物拥有在中国大陆地区开发AZD1222的唯一权利,并负责为该疫苗申请国内临床试验,以及与监管机构沟通。同时,阿斯利康执行技术转移,交付技术转移资料并提供技术支持。根据公告,康泰生物将支付一笔许可费,但未披露具体金额。

3月15日,复星医药发布公告,宣布与德国公司BioNTech签署许可协议。公告显示,复星医药获BioNTech许可在中国大陆及港澳台地区内独家开发、商业化基于其mRNA技术平台研发的针对 COVID-19的疫苗产品,复星医药产业将根据约定向BioNTech支付至多8500万美元的许可费,并在约定的销售提成期间内按该产品年度毛利的35%支付销售提成。

目前,这两家公司均受到资本热捧。北京点石汇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昊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关于新冠疫苗,资本主要关注以下两方面,一是预防效果是否足够好,这要通过临床数据来